中国投资界 > 人物 > 正文

女二代接班:守业之苦与父母的不忍

时间:2022-03-19 10:08:00 来源:中国投资界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挑大梁不易

一代企业家创下了家业,但是家族企业儿子不接班,或者找不到合适的职业经理人,或者只有女儿。这个时候怎么办呢?

一部分企业家最终还是选择了女儿接班。

知名的女性二代接班人不算多,比如新希望集团创始人刘永好之女刘畅、哇哈哈创始人宗庆后之女宗馥莉。从这两位女性的接班情况来看,单挑大梁、守住父辈基业或再创业,都非易事。

刘畅是2013年从父亲手中接过新希望董事长职位的。刚上任时,父亲还帮她搭配了知名管理学者陈春花作为联席董事长和CEO,似乎有聘请名家辅佐之意。2016年,陈春花卸任,刘畅开始独挑大梁。

从2016年到2020年,这是刘畅作为接班者高歌猛进的阶段。刘畅亲历了新希望作为饲料企业的转型,从单一饲料转至养殖、食品加工等多元化发展的农牧食品企业。这四年间,业务规模在增长,股价一路上扬,但是到了2021年,形势急转直下。这跟疫情背景下的大环境也有关系,新希望开始出现巨亏,股价断崖式往下掉。资本市场的追捧与丢弃,从来都没有情面可言。

直到今天,刘畅作为二代掌门人,肩上压力仍然巨大。有记者在报道中这样描述,因为经常深入一线,她的皮肤晒得黝黑。

宗馥莉是另一位经常被曝光的女性接班人,她也常因为她的婚姻问题被人谈论。作为宗庆后的独生女儿,她被寄予了传承家业的厚望。

宗庆后在10多年前就开始不断说,要为女儿扶上马送一程——这句话,也是很多交班中的父辈常说的话。女儿的成长环境、能力边界和思维方式等,都跟父辈不一样。面对着父亲打下的庞大基业,柔弱的肩膀要想一肩扛起重担,哪有那么容易?况且这个时代充满了诸多的不确定性,每一位在商场中的探索者都是如履薄冰。木兰出征,也注定艰辛无比。

时至今日,宗馥莉已经在哇哈哈磨练多年,也得到了许多的社会荣誉和社会头衔。不过,哇哈哈的灵魂仍然是日益年迈的父亲。宗馥莉的标签,仍然是宗庆后的女儿,并没有完全独立。

有媒体将宗馥莉描述为“艰难的接班人”——艰难二字,实际上适用于所有在波谲云诡的市场竞争中打拼的新生代们。确实,一个家族企业的接班传承,哪里会是一纸人事任命那么简单?

2.主角还是配角

我曾接触过许多接班父辈的家族企业男性二代。有一些淡定从容些,有一些更渴望成为主角,希望自己说了算。两代人之间也会因此产生矛盾,有的父子矛盾甚至非常尖锐。

女儿接班,在管理权力这个问题上,似乎要柔和许多,没有那么多的硬碰硬。如果说父辈的企业通常是父亲掌权的话,父女交接,也会因此多了柔软的元素。至少在父亲面前,女儿急切地想要换班掌权的,我没见过。

两代人交接班之际,谁来做主角,谁来做配角,不同的家族情况不一样,选择会不一样。企业管理权力的不同分配,理论上都是为了让交接班变得更顺畅。当然,现实会因为人性的种种而更为复杂点。

关于主角和配角这个问题,我曾听一位接班父亲的女性二代分享,感觉是一个不错的视角。她是浙江越强电器总经理朱晓音,其父为创业一代。

越强电器位于浙江兰溪。我也曾去这个企业实地访问交流。朱晓音长相甜美,有文艺女生的感觉,但企业所生产的产品,却是非常的“刚硬”,主要产品是电器领域的零配件,属于B2B配套型,下游不是终端消费者,而是企业端。这样一个企业的特性,与朱晓音的气质反差较大。

在朱晓音看来,接班者要有一个相对配角的定位和心态因为传承的是别人的事业与人生。家族子女作为企业的外来者,先要试着融入,而不是颠覆,然后在融入的过程中慢慢去优化。

她从自己的经验来看,女儿接班父亲,尽管也会有磕磕碰碰,但大体方向较为平稳。女性的柔和与父亲对女儿的疼爱结合在一起,比起作为同性的父子,沟通上可能会更平滑。她认为,在传承的过程中,虽然第一代仍是主角,但他们的妥协会更多,因为他们希望更多地去配合第二代的发展。

朱晓音接班已有数年时间。父亲逐渐退出了具体的经营,不再介入,但她认为父亲仍是企业的灵魂。在遇到关键的问题时,主心骨还是父亲。

从魔都外企金领,到家族企业的接班人;从柔弱的文艺女生,到电器行业的商界木兰;从最初的一无所知,到慢慢爱上自己从事的行业,朱晓音以女儿身份接班,算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3.父母的不忍

无论是创业,还是守业,做企业的当家人,都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现在的一些创业者,在什么都没有干的时候,就把愿景使命价值观喊得很响了。上一代创业者的气质不一样,特别是上世纪80、90年代起步创业的,很多是草根创业,或者是被动创业。最初或许没有大理想,创业者只是为了改善家庭境遇而已。但有的做着做着,企业慢慢就做大了。

创业特别顺风顺水的人,当然也有,但多数人的创业路,都是磕磕巴巴的。所谓创业维艰,此言不虚。产品、营销以及资金等各种难题对于企业家来说,是不断出现的。一代创业者能够做出一番事业,多半是趟过了许多坑,也阅遍了人间艰辛。

所以,有的企业家在开始面临让孩子接班这件事情时,会很纠结。特别是子女有其他偏好与志向的,就会更为难。想想自己辛苦一生,也攒下了不少家业,为何还让子女去重复自己的辛苦呢?让他们去做他们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好吗?让他们活得轻松一些,不好吗?

这样的心态当然也会因为现实而调整。很多企业家都希望自己辛苦创立的企业能够在子女手中延续下去——这样的一种期待,既是生物性的,也是社会性的。

2021年5月,我去江苏苏州访问华佳控股集团董事长王春花。这位优秀的女企业家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作为母亲,不能让女儿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承受压力,我感到愧疚。谢谢你,女儿,愿意来继续我的事业。”

在这句话里,创业一代的纠结与欣喜都表露无遗。从母亲的角色来说,做企业很辛苦,王春花实在不忍心让女儿吃苦,但同时,一个大摊子摆在那里,作为企业家的她又希望企业继续发展,女儿能将她的事业延续下去。

当然,围绕新生代要吃的苦,也有企业家持有不同的想法。同样是苏州的企业家,京奕集团董事长陈克勤就曾这样跟我分享:年轻一代应该要有一点点吃苦的精神,很多的东西都需要靠打磨才能出来。从长辈的角度,他觉得让年轻人吃点苦,这是一种爱护。吃点苦,会让他们更好地成长。

这番话,怎么看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责任编辑:王廖
返回首页
s-logo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