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界 > 人物 > 正文

走近家族女主人:马云王兴们背后的“女财神”

时间:2022-03-19 10:09:00 来源:中国投资界

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创业、家族财富管理和代际传承,女性的角色悄然发生变化。

越来越多的创一代女性既掌握权力又掌管财富,越来越多的创二代女性走上了接班之路,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从以男性为主导的精英世界中觉醒。

1 “走向台前”的女主人

国内很多活跃在“幕前”的创始人或超高净值人士都是男性,而在这些超高净值人士背后的妻子们扮演的角色弥足珍贵。

尤其在中国,妻子作为另一半利益共同体,是创始人更为信任的人。作为家族中的创一代女性,她们和创始人一起经历了创业时的艰难与困苦,因此更愿意相信企业愿景,且更有能力平衡好包括家庭与工作在内的所有事情。

马云在刚创立阿里巴巴的时候,曾对张瑛说,如果他们是一支军队,她就是政委,有她在,阿里巴巴才得以稳妥。就这样,张瑛在马云的劝说下,辞去了工作,成为了“18罗汉”大军中的一员,工号02。

后来,张瑛成为了阿里巴巴中国事业部总经理。但此时,马云的“后院又起火”。因为夫妻都很忙,没有时间管儿子,结果儿子沉迷于玩游戏。这时候马云急了,和张瑛商量让她辞职。辞职后的张瑛开始相夫教子,在背后默默支持阿里巴巴的成长。

如今,张瑛在阿里巴巴的身份是荣誉顾问,主要精力放在打理财富上,也会参与一些慈善事业。

据《金融时报》报道,张瑛一直持有阿里巴巴创始人股票,并获得员工股份补偿,这些均为独立于马云的单独持股。马云和张瑛还分别建立了独立的信托,来持有各自的阿里巴巴股票,用于资产规划。而在投资上,张瑛曾是小米的早期投资人。

在慈善事业上,2013年,张瑛还与俄罗斯亿万富翁尤里· 米尔纳(YuriMilner)、马克· 扎克伯格夫妇,共同设立了生命科学突破奖。

和张瑛一样,同样管理家庭“财政大权”的还有王兴的妻子郭万怀、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刘强东的妻子章泽天等。

郭万怀曾陪王兴一起创业。在饭否网时,郭万怀是技术工程师;在校内网时,郭万怀是第五号员工;在美团,郭万怀是美团的创始成员之一。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早年郭万怀曾负责美团的HR和运营,后是美团外卖财务BP(Business Partner)。2021年9月,美团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郭万怀亲自带队新业务——美团快驴和优选。同时,郭万怀还是美团的最高决策机构s-team的成员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郭万怀还掌管着家族基金。她负责的家族基金曾是摩拜C+轮投资方。2018年在美团收购摩拜时,王兴没有参加董事会,而是由郭万怀作为摩拜的股东代表出席。

马东敏和郭万怀一样,也曾陪着李彦宏一起创业。2007年之后,由于身体和家庭的原因,马东敏离开了百度。2017年,马东敏选择回归百度,担任CEO特别助理,负责百度的投资、人力资源、市场公关。在隐居幕后期间,马东敏还筹建了自己的家办。

章泽天虽未和刘强东一起创业,且刘强东在结婚前也通过设立家族信托,将京东公司的股份注入了家族信托。但刘强东曾对媒体透露,他把家族的投资全部交由章泽天打理。章泽天所投资的Uber正是通过刘强东家族基金投出去的。

此外,章泽天还是宿迁天资、宿迁天际、三亚天博产业私募基金三家公司股东,持股比例分别高达98%、98%、49%。除Uber外,章泽天还曾投资了作业盒子、Bubs、InWE因味茶等诸多项目。

而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则将自己在新加坡设立的家办Sunrise Capital的大权直接交由妻子舒萍,舒萍也是Sunrise Capital的唯一股东和董事。

综合来看,由于妻子是其最信任的家族成员,这些企业家们在创立家办后,都会交由妻子打理。

其次,不管是在家族治理还是企业管理上,她们有勇有谋。她们既是家族的领航者,也是家族文化的传播者。

邝肖卿是新鸿基地产(00016.HK)创办人郭得胜之妻,曾与其一起创业,人称“郭老太”。在其长子被绑架时,邝肖卿还不忘和对方讨价还价,最终将20亿的赎金降到6亿,这让当时所有人都惊叹。

郭得胜离世时,家族陷入财产争夺中。最终邝肖卿出面,平息了这场兄弟阋墙的纷争。如今,她是新鸿基地产最大的股东,同时也是家族信托基金的管理人。在新鸿基,各项重大决策都需由邝肖卿过目。不论是股权分配还是掌门人选择,她都有着一票否决权。

此外,她们不仅仅是创业者,更是家族成员情感沟通的“桥梁”。在家族中,她们起到“家长”和“润滑剂”的作用。

褚时健离世时,家族传承问题依旧未得到完全解决。但作为长者和家族企业的实际控制人,马静芬担负起整个家族的重任,成为沟通家族成员情感的“桥梁”。虽然褚一斌成为了正统继承人,但是家族产业却各有分工,又相对独立。

如今,马静芬掌管着整个家族的大权,协调着家族中的事务。她还曾想成立一个家族信托基金,用其利息来培养企业家。她还曾劝63岁的董明珠不要退休,因为“人生六十才开始”。

2 “女承父业” 

在家族的女性成员中,除妻子外,女儿也拥有着重要的地位。在国内,多数女性二代也开始“承父业”,着手接班。

2021年3月10日,立白集团旗下朝云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这也是立白集团旗下首家上市企业。作为家族企业的继承者之一——立白子公司朝云的掌权者陈丹霞,更是打破了家族企业不上市的传说。

作为达利园创始人许世辉的女儿,许阳阳也在推动家族企业上市的过程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而宗馥莉此前曾想通过其旗下的恒枫资本收购中国糖果(8182.HK,现已停牌)实现上市的计划,虽最终失败,但是她一直没有放弃上市之路。

作为福莱特玻璃第二大股东,阮泽云已经在继承家业的道路上锤炼许久。她现在是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福莱特在港交所、A股的两次上市,也都有阮泽云的一份功劳。

这些家族二代女性,正通过继承家业,走向更广阔的商业舞台。

刘畅在接手新希望后,通过并购久久丫、本香农业、嘉和一品中央厨房资产等,新希望正从饲料主业向产业链两端延伸,大力布局生猪禽类养殖、食品、牛乳等业务。

杨惠妍也开始延伸家族产业链,除地产外,还涉及机器人,以及独立上市的教育、物业服务板块,还有正在发展中的现代农业、文商旅等新业务。

纪凯婷作为龙光地产创始人纪海鹏的女儿,现为龙光地产非执行董事,曾陆续创办了龙禧、兴汇、高润三家投资公司。

资料显示,纪凯婷通过不同的公司及家族信托持有龙光地产85%的股权,是龙光地产的最终股东,同时声明全权委托父亲纪海鹏管理这部分股权。也就是说,纪凯婷为家族信托的托管人及受益人。

这些女性二代,正带领家族企业不断发展,开辟新战场。

3 从“富二代”到“创二代”

许多家族中的女性二代都是从家族企业的基层做起,在对家族企业有了全面的了解,且有了一定的工作成绩后,才被父辈委以重任。

首先,她们受过良好的精英教育,比创一代具有专业知识、更开阔的国际视野。

这些二代大多是名校毕业。如,刘畅16岁就远赴美国求学,后获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学位。杨惠妍高二就前往英国留学,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宗馥莉高中时就开始在美国留学,毕业于佩珀代因大学……

其次,不同于父辈,她们更倾向于采用现代化的企业管理方式,管理更为透明与制度化。

比如,宗馥莉在管理上,比较讲究团队作战,各司其职,注重规则制度。许阳阳并不喜欢谈论自己的“成就”“功绩”,总是把这些归因于企业和她的团队。

第三,愿意接受新思维、新理念,更具创新与变革思维,喜欢“出圈”,更擅长资本运作。

刘畅正带领新希望走向数字化之路,同时对商业方式也进行了创新。此外,刘畅一度直接或间接持股民生银行、新希望和金鹰成长基金等。

杨惠妍则在2019年成立了碧桂园创投,投资了如贝壳、蓝箭航天等。

第四,拥有愿景和使命。

宗馥莉曾说过,她虽然十分欣赏自己的父亲,但她觉得自己也有与父亲不同的地方,“我觉得娃哈哈还比较缺一个长远的战略规划,因为父亲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一个只想明天不想未来的人,而我就会想得更远。”

许阳阳也把达利的战略目标定为打造具有国际化水准的优质上市公司、做行业领头羊。

第五,她们有自己的主见,自信且勤奋,愿意吃苦,勇于担当、处事果断。

无论是杨惠妍、宗馥莉还是刘畅、纪凯婷、许阳阳等一批二代女性接班人,我们在她们身上都看到了属于她们自身的光芒:做“创二代”,而非“富二代”。

4 CEO、妈妈、女儿、妻子

虽然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参与家族事务或企业管理,但大多数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第一,自古以来,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中西方同样如此。

事实上,作为家族的继承人选,一般都会优先选择男性,多数是长子继承制。只有当家族中,女儿是唯一的孩子或所生子女都是女儿时,才可能会选择把财富和家族企业让女儿继承。

目前,在已完成权力交接或正在交接的企业中,宗馥莉是宗庆后唯一的女儿,刘畅是刘永好唯一的女儿,碧桂园的创始人杨国强有三个女儿。

甚至在亚洲的一些企业中,还会出现“婿养子”和养子接班的情况。尽管LG前董事长有两个亲生女儿,但LG家族第四代接班人具本茂是LG前董事长的养子(其弟弟具本能(音译)的长子)。松下幸之助没有儿子,于是将女婿平田正治收为婿养子,改名为松下正治,传位给他。

其次,作为家族接班人,女性通常还会面临双重角色的挑战:在扮演好企业CEO 的同时还要扮演母亲的角色。这意味着,她们必须做出很大的牺牲。

除作为独掌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之外,刘畅还是一对龙凤胎的母亲。她坦言,自己面临一个很大的压力是,上一辈觉得可以有牺牲精神,但是“自己却认为不能牺牲家庭,如何在保证不牺牲家庭的情况下还要将工作做出色,这是我感觉有压力的地方。”

刘畅对自己处处高要求:希望自己是90分的CEO、90分的妈妈、90分的女儿、90分的妻子……为了能有陪伴孩子的时间,她出差的时候会坚持坐红眼航班(夜间定期航班),看着孩子睡着了,她才出发。家里的母亲和阿姨都劝她保重身体。

后来她的身体出现很大的问题。她发现自己很难做到那么优秀,于是在生活方面,开始将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从90分降至60分。

5 女性仍需“觉醒”

对女性而言,想要帮助家族实现财富的代代相传,自身还需不断“进化”。

首先,要改变过时的传统思维。

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创办人意识到,依靠男性来继承家业或分割家族企业的传统思维正逐渐变得过时。在传统守旧与现代创新之间,家族创始人们开始采取新的传承办法。这意味着,家族女性成员有能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机会。

在家族企业中,可以看到一些家族创始人开始逐步让女儿接班。

海澜之家的周建平虽然将家族大权交给了其子周立宸,但他对女儿也极为重视。目前,海澜之家分为服装和投资二大板块。资料显示,周晏齐主要在幕后跟着父亲周建平一起做投资。在家族企业持股上,周晏齐比周立宸持有更多的海澜之家股权。由此,海澜之家出现了“姐弟档”接班现象。

同样,立白的陈氏家族奉行的是集体接班、分工分业不分家的原则。除了陈丹霞,家族中的其他孩子都已经陆续接过了接力棒,分布于“立白系”旗下的多个实体中。

其次,女性仍需“觉醒”。

韩国现代集团会长玄贞恩,也是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大企业领导人。在反传统观念上,她大胆质疑,认为家族坚持的“应该由直系子孙经营”等说法是落后的、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认识。

第三,培养和树立自己的女性领导力。

多数家族成员会怀疑女性驾驭企业的能力、对事业的奉献精神以及决策能力。但是事实证明,那些成功的女性创业者或女性企业接班人,更具有魄力、胆识。

在丈夫郑梦宪自杀,现代集团股价一路暴跌,集团核心企业现代电梯面临被并购的危险时,玄贞恩力挽狂澜,通过增发股票方式,成功实现“反并购”。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战争中,玄贞恩表现出“铁娘子”的柔韧与果敢,令人刮目相看。

第四,保持自我迭代的快速学习能力。

2005年,杨惠妍学成归国后,便加入碧桂园采购部,担任经理。通过自己极强的学习能力,杨惠妍很快熟悉了这个业务。次年,她就获任碧桂园执行董事,负责整体采购监督、企业资源管理,并参与制定公司发展战略,同时还兼任碧桂园集团若干成员公司的董事。

而刘永好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赞刘畅学习能力强,朋友多,英语好,这几年越来越自信和有担当,能够从容地应对问题和挑战。

虽然女性创业者、高管、领导者、接班人在性别比例上仍不如男性多,但越来越多的女性已经参与到了家族财富和文化管理和企业治理中来了。

诚如一百多前,歌德在其诗剧《浮士德》中写的那样:“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不断向上”。



责任编辑:宋玉
返回首页
s-logo 精彩图片